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无垢痴女】(08)【作者:Neroia】
【无垢痴女】(08)【作者:Neroia】
字数:979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第八章、心跳回忆

  虽然迟了一点,但终於等到了……发生了那么多糟糕的事后,那个好朋友终於来了,虽然比原预定的日子晚了三天。

  放下了心头大石之后,我再一次重新认识自己的身体……别多想,我当然不是瞎子摸象的乱来,而是好歹要上个网页确认女生的生理周期这回事而已。这并不是说我不认识,毕竟我的初经是十三岁的事情了,而且学校都有教过,但我只是觉得自己不够熟悉罢了。

  而当我认真看了一遍生理周期的文章解说后,我才发现这是吾生有涯,而知无涯的感觉。特别是看了生理期迟来的种种原因后,我才知道心理压力亦能有影响。所以,如果没其他原因的话,那我就是因为太紧张而导致生理期迟来了吗?
  继续看下去,我才知道所谓的女性生理周期,原来可以再细分下去,就像安全期、危险期和我现在的生理期等等。而再仔细看下去,我才瞭解到女生在危险期的日子里,即是排卵的时间里……原来会比较有渴求的。虽然很害羞尴尬,但说白一点的话,那是因为身体正在制造卵子,所以什么荷尔蒙,雌激素等等的分泌都会到达顶峰,从而令女生在那方面的渴求特别旺盛。

  「说什么旺盛不旺盛的……真害羞的形容词呢。」

  阅毕了整篇文章后,网页下方还有一个可以让人计算生理期的小日历,只要设定好生理周期的天数以及一些小数据后,那便可以简单算出整个周期内的安全期和危险期等等。

  「呃?」

  看着小日历上标识为危险期的日子,我的心情突然涮白了一下……然后就像不受控制的沉想起来,把那一段日子里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逐点逐点的勾起来,再配置到这个小日历上。

  「危险期,危险……是这个星期五吗?」所以,所……所以我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很渴求的关系吗?

  那个星期五放学后,我不是跑到了妈妈以前常去的那家妇科诊所看医生吗?我记得在那里……不是被医生弄得爽到晕了吗?那个医生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事?很害羞呢!我竟然张开大腿任由他弄来弄去,然后还在迷迷糊糊之中被他插了进来!

  对了,我还在巴士上遇到那个人呢,然后发生了哪些事?不,好像都没在巴士上被他乱搞呢,那之后到底还发生了什么……我记起来了!我被那个人强行挟持带到他的家中,然后被他再一次强行侵犯。那个人根本没有怜惜我的状况,不管我的感受,就直接把那根粗大的丑陋东西插进来,整个都塞满了,而且还在一个羞人的姿势里,看着他的那根丑陋东西在我下边进进出出……对了!之后,他还强逼我用嘴巴,要我把他那根丑陋东西吃到嘴里,而且还在口里……

  太过份了!竟然把如此肮髒的东西塞到我的嘴里,而且那么粗大,还强逼我像吃冰棒的吸它吮它!

  嗯,嗯嗯……真,真的太……太大了……

  房间里不知怎的很闷热,闷得害我冒汗了,还觉得唇乾舌燥晕头转向,而且……

  那味道真的很噁心呢!那个……那个的味道,嗯……鹹鹹的,很腥臊呢,那个味道……

  不行!

  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呢!

  对了,然后是星期六吗?不,好像不对呢,星期六我大半天都在家里跟妈妈做家务。所以,那……那是星期天吗?那个人找我出来的那一天是星期天吗?不算了,反正还是危险期的日子。所以那一天,除了被他强上之外,还发生了什么事吗?我记得那晚回家已经累死了,我和他做了什么事让我这么累?

  对了对了!那一天除了那个人之外,我还被他的……他和他的两个朋友一同轮流干我,那一天我被他们三个人……

  没开冷气吗?身体为何如此滚烫的?

  嗯,我想起来了,我被他们三个人轮流的干,一整个下午……嗯嗯,只要有一个人在插我的私处,嗯……另外的那两个人便会把……嗯,他们的丑陋肉棒放进,嗯……嗯,放进我的嘴巴里,嗯……两根太多了,两根,嗯……很好吃呢,嗯嗯,人家的嘴巴很痠了,嗯,腥臊而滚热的精液灌满了嘴巴小穴,嗯嗯,嗯……胸部屁股都被不断揉弄,嗯嗯……嗯嗯,再干大力一点,嗯,人家还想要……嗯嗯,人家还没有爽够呢……

  「阿雪!」妈妈的声音突然破门而入,很响亮的喊道「你睡了吗?喊了很多次了!出来吃饭了!」

  「嗯?知道了!」天啊!我到底在发什么春秋大梦了,怎么整个人都……慌慌张张的应话了后,我立刻走出了房间,大厅上扑面而来的除了饭菜香气,便是冷飕飕的空调寒风,再看见家中所有成员都在饭台前恭候我的出现,顿即把我的思绪都唤醒了。

  「脸那么红的,什么事了?」爸爸突然看着我问道。

  「我吗?」

  「当然了。」妈妈说着,一边探手我的前额一边说「不会感冒了吧?」
  「大笨蛋又感冒了吗?」大姊毫不留情的洒盐。

  虽然我知道自己真的没有感冒,但吃过了饭,妈妈坚持要我吃药,说是不管原因当作买个保险。好吧,至少不用跟她们解释说,我是因为那些胡天胡帝的糟糕幻想而脸红吧!

  但当我被妈妈强逼吃药的时候,我瞥见旁座上的弟弟很关切的盯着我……说上来,不知从哪时开始,我们姊弟俩都没有再好好的相处聊天。不,应该说这一段日子里,我跟小傑都好像碰巧没有空闲时间,要不我们俩都忙,要不他有空时我在忙。

  只是当我回看小傑的时候,他便神色慌张的别开了脸,好像不愿意跟我的眼光对上一样,然后便一直维持这个对不上眼的状态直至他回房间。

  因为家里习惯规定,不到睡觉不能开冷气,所以时候尚早的话,就算人进了房间,但也会让房门半开。而现在看见弟弟的房门半掩,我突然很好奇他正在房间里头做什么事情……借故倒了一杯水,走过房间时偷看了一下,只看见小傑在电脑台前埋头苦干,应该是在做功课吧。

  「咯咯——」敲了门,我倚在门边问道「小傑,我可以进来吗?」

  「呃?」弟弟好像有点愕然,停下了手头上的作业才说「嗯,可以。」
  「在做功课吗?我有没有打扰到你?」保持了一定距离,我站在他的床边问道。

  「喔,没有,你……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」从弟弟的尴尬神色来看,我猜他的心情一定很纠结。

  「没特别的事,只是想跟你聊聊天而己。」说罢,我很习惯的坐在他的床上……以前从不为意的,这一刻坐在小傑的床上,嗅到那一点点汗水和止汗剂混和起来的气味,我竟然有一点心悸颤跳,竟让我在一刹那间有种形容不来的恍惚。
  「呃……喔。」小傑回头一瞥我的身影,便又立刻别开了脸。

  「你近来很忙吗?」

  「没有很忙,跟平常一样。」

  「是吗?我们好像很久没聊天了。」说到这里,看见他欲语还休的样子,我便续道「你在生我的气吗?」

  「说什么了?我哪有可能生你的气!」小傑突然激动的说道,这才愿意跟我对上视线。

  「那……如果你不忙,也没有生我的气,那为何但这段日子你都不跟我聊天,好像对我不瞅不睬的。」

  小傑突然陷入一个苦恼的沉默之中,良久之后,他才支吾的说「那,那是因为……」

  「嗯?」说真的,我很期待他的解释呢。

  「因为我做的那件事,因为……不想被二姊你讨厌,所以我才不敢……」看他的样子,他根本说不下去。

  原来真的如我所想,小傑还在为那件事而自责。不说还好,一说起来,我便自然回想起那一晚他声泪俱下的那个样子,惹人怜爱得令我心疼。毕竟,我跟大姊的年纪有一点差距,而且大姊性情外向,跟我的性格大相回异,所以自小我跟只是相差一年的弟弟关系特别好,没世代差异,有更多亲切感,致使我们俩从来都有亦亲亦友的感觉。

  「啧,我有说过讨厌吗?」不知怎的,这句话说出来后,我竟然觉得松了一口气……但我不敢深究松一口气这感觉的背后原因。

  「……你不讨厌?」小傑好像立时转悲为喜一样。

  「嗯,因为你是我的弟弟……所以没法讨厌你。」说实话吧,我渐渐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了。因为不愿意深究,所以只好任由思想放肆起来,而因为思绪放肆起来,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怎样……这一刻,我闭上了眼睛不看,放松了身体让自己躺了下来。

  「……真的吗?你没有把我视作变态看待吗?」小傑的声音传来。

  「嘘——没有喔。」说罢,我顺其自然的补充问道「但我想知道你为何要那样做?我是你的亲姊来的。」

  「这,这个……这个男生都会做的!这,这这这是很平常的事来的。」他的回覆很激动,却又因为房门开着而不得不压下声音。

  「很平常的事?所以你平常都这样做的喔?」

  「我不是每次都这样的!那天……」小傑再一次激动起来后,发现声音大了,便压下去再说「那天只是刚好你睡在我的床上,而且你睡得很熟,所以……」说了这个所以之后,小傑再没有把那个原因续说下去,令我越细味下去越想瞭解那个原因。

  「喔,明白。」应话了后,我想起了那段影片,所以不假思索的续道「那平常的时候,你都是看那些网上下载的影片,然后一边做那个事情吗?」

  「……对。」现在听上来,小傑的声音有点落寞,悻悻然的说「很多时候都是。」

  「明白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虽看不见小傑的样子,但还是听得出欲言又止的闷骚。

  「嗯?」

  「……嗯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……但更多的时候是幻想……跟二姊的。」

  「什么跟我的?」

  「幻想跟你……」虽然听得出那个犹疑,但小傑还是继续说道「因为我一直很喜欢二姊。」

  听到这里,眼睛再也无法合上了——如果我的理解没有弄错,那小傑的意思是,他会幻想跟我干那回事,然后一边干另一回事吗?这不是既可怕而尴尬的一件事情吗?小傑套弄他的那个东西时,我这个二姊会出现在他的幻想里头……为何我会出现在他的幻想里的?我在他幻想里的样子,又是怎样的?他会对幻想里的我做些什么事?

  睁开了眼一瞥,那个既可恶又羞耻的视角又再出现了呢!

  天啊,我什么时候弯起了腿的!为何小傑的身影好的坏的偏偏要出现在我的胯下,就好像我特意张开大腿等待他的前来般?怎么了,我竟然在睁眼做梦呢!怎么办?整个身体莫名奇妙的发烫起来,小腹好像有数十只蝴蝶飞舞,把我弄得心情忐忑起伏……不是说只有正在排卵的危险期,女生才会特别有渴求的吗?为何我这刻会觉得心猿意马的?

  怎么办?小傑这个忧郁的样子真的很帅气呢,如果被他抱住的话……

  「那你会做些什么……在幻想里头,你会对我做些什么事?」我真的那么想知道吗?

  「呃?这……我,我……」说到这个重点上的时候,不知怎的,小伟结结巴巴的龌龊起来。我相信小伟是觉得尴尬而难以启齿吧,毕竟要听他解释的人,就是我这个出现在他幻想里头跟他干那回事的二姊……而且别说是小伟了,我这一刻亦紧张得心跳不已。

  「阿弟!」妈妈的声音突然从外边喊了进来,说道「你爸要找你帮忙喔。」
  听见喊声后,小伟没有立刻应话,反而是莫名奇妙的跟我沉默对视。直至听见外边的脚步声渐近,小伟才大喊应话「……系!」话语刚落,他便像是落荒而逃般的匆匆溜走了,把我这个呆若木鸡的二姊独自留在这个弥漫怪异气氛的房间里。

  嘘——算是走运了吗?

  毕竟,如果这个话题延续下去,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吧。

  明天还是后天好像有小测呢,怎么办?好像都没好好温习内容呢!他会做什么呢?会否像电影里的一样,约个会吃个饭,再手牵手到海边散步?然后……嗯!但跟自己的亲弟弟做这些事,感觉不是很奇怪吗?如果出题范围只是第八课就好了,只怪自己今天都在发白日梦呢!不过我跟小傑平常都会做这些事呢,不是吗?虽然不会牵手,但这些不算是约会吧?

  现在还不是太晚呢,要不要争取时间温习一下好了?

  「哈哈哈,你去死吧!你嘴巴很贱呢!哈哈!」

  大姐还在聊电话吗?

  「对喔对喔,你再说喔,明天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!」

  嘘——看样子没办法温习呢!大姐的电话聊得兴起,没一时半刻都不会停止呢。

  呼!我能想像到的只有这些而已,不过……对喔,小傑是说,他会幻想跟我做那个的吧。所以,在他的幻想里头应该不只有我想的那些吧。如果男生都会看那些色色的影片,然后一边看一边弄他们的那个的话,那,小傑幻想里头的我,是不是都是……

                胡——

  余家贫,耕植不足以自给。幼稚盈室,缾无储粟。生生所资,未见其术。亲故……亲故?呃……生生所资,未见其术……亲故多劝余为长吏,脱然有怀,求之糜途……求之靡途!靡途!脱然有怀,求之靡途!途会有四方之事,诸侯以惠爱为德;家叔以余贫苦,遂见用於小邑。於时风波未静……心惮远役。彭泽去家百里,公田之利,足以为酒,故便求之。

  很烦喔!到底里头的我会是怎么样子的呢?穿着校服吗?还是睡衣?还是……什么都没穿?小傑也会赤条条的吗?他下边也会像那个人的一样吗?那个丑陋东西应该也是差不多样子的吧?不不不!不不不不不!真讨厌的脑袋!我在想着的是小傑呢,并不是那个人的样子!拜託不要擅作主张把他们的样子换掉!小傑很健硕的!还有很健康的小麦肤色的!

  ……呃!

  真讨厌呢!

  思绪混淆的一刻,那个人的身影和小傑的突然都混在一起了!几个深刻的片段突然涌上心头,只是,全都换上了小傑的帅气样子!

  「二姊,张开嘴巴。」

  不!不行的!小傑,我们是姊弟呢!不可以做这个的!

  「快点!」

  不行不行!余家贫!耕植不足以自给!幼稚盈室!缾无储粟!生生所资!未见其术!亲故多劝余为长吏!脱然有怀!求之糜途!靡途!途会有四方之事!诸侯以惠爱为德——呜呜,呜——不——太大了,小傑——太大了——呜,呜嗯——

  那个闷骚汗臭味,腥臊的汁液,喉心里强烈的作呕反射感,嘴巴里被粗壮阳具塞得满满的实在感,全都令我感到浑身不自在——小傑喔,别太粗鲁好吗!听二姊的话,我会好好的给你吸它吮它的!不!家叔以余贫苦,遂见用於小邑。舒服吗?小傑的那根阳具都在一颤一颤的呢!阴囊那边也要好好舔一下吗?汗味很重呢,小傑都没有好好洗澡吗?要二姊给你弄乾净吗?看喔,都湿漉漉的了!
  怎么样?小傑觉得舒服吗?

  要射出来了吗?

  小傑喜欢射在哪里?脸上还是嘴巴里都行的,只要小傑喜欢哪里都行喔。
  很舒服吗?是不是要来了?让二姊再助你一把,好不好?小傑的屁股很坚实呢,抱起来的手感很爽!那,接下来,小傑只要把二姊的嘴巴想像成下边的小穴就行了!那,我要开始了喔!这下子,我的头不断前后来回移动,眼看那根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嘴巴里进进出来,沾满了湿湿的口水,再抬眼打量小傑那个爽得要死的帅气样子,我真希望自己能有好好的满足到小傑呢。

  要射了吗?

  咕噜——嘴巴里全是温热温热的精液呢!量很多喔,喉咙里都是黏黏的,味道还很腥臊呢,腥臊得只要轻嚐一下便能让全身上下都忍不住起鸡皮疙瘩呢!小傑真的很乖喔,知道二姊最爱这个味道,所以才把一大泡精液都射在二姊的嘴巴里。

                嘻——

  怎么了?小傑还没满足吗?你不是才刚射了一大泡出来喔?

  这边不行的喔,我们是姊弟来的!二姊最多只能让小傑摸摸胸部而已。
  呜啊啊——小傑你的动作太粗鲁了,揉得太有劲了!二姊的奶子都被你捏得变形了,呜啊——嗯啊啊——不要吮那个乳头,呜啊——牙齿!牙齿,不行了啊——很痒,人家被你弄得很痒——不行了,啊——人家的奶子很敏感的!啊——这样子,啊——人家奶子会被小傑玩坏的——

  什么?

  小傑很坏喔,竟然想用二姊的胸部来做那个事情!说喔,你是从哪里学到这个的?不会是网上那些色色的影片吧!

  只要把它夹住就行了吗?

  真讨厌,还要人家抱着奶子来给你的肉棒磨蹭喔!这样子会很爽吗?小傑的肉棒很热呢,那颗湿得反光的龟头,都在人家的乳沟里没出没入的!这个样子真的很下流喔!讨厌,人家才没有趁机捏自己乳头呢!人家可是很专心专注的在给你做这个事情的喔!

  怎样了,又要射了吗?

  哇啊——就像上次一样呢,小傑的精液又射到人家的脸上了!害人家的眼睛都张开不了!整个脸蛋都被那个腥臊腥臊的气味包围住了……胡说!人家才没有偷偷把精液吃到嘴里,那,那是它自然流进来的,人家才不会做那个羞耻事情!
  那,好吧!小傑都已经射了两次了,应该满足了吧!

  还有一点失落喔?为何会有一点失落?二姊不是说了吗,我们是姊弟……什么?小傑想二姊帮你脱离处男的行列?但,这个……虽然二姊也很喜欢小傑,但这个不是二姊的份内事呢!如果做了的话,那是乱伦来的!爸妈知道会很生气的!
  唉唷,已经射了两次,怎么还是那么朝气勃勃的!

  不行不行!

  真的不可以呢!

  不管你怎么说怎么求我,我的答覆都是不行——除非,小傑想要硬来——我的意思是,例如小傑强行把人家推倒按在床上,直接把人家夹得不怎坚实的大腿掰开来,再把身体压下来,然后把那根硬梆梆的肉棒捅到人家的小穴里去的话,那,二姊可是完全反抗不来的呢……毕竟小傑是男生,而且有在做健身,身体比二姊强壮很多呢,不是吗?

  那,小傑你要不要来硬的呢?

  对对对,就是这样拉着我的手!但……

  不对不对不对!小傑你完全做错了!你不用拉着我的手来摇晃的!更不用拍打我的肩膀的!

  很晃!

  「喂喂——喂——」

  很晃!

  「喂——小唯!小唯——醒一醒喔——」

  谁在喊我?

  「小唯——」

  是谁?

  「呜呼——」眼睛怒睁一刻,呼吸喘促,灰白色的纱幕渐褪,眼前的是大姊探头上来的样子!

  「呼——你终於醒了喔?你怎么了?」

  「我……我?我……怎么了?」

  「你刚才是做恶梦,还是……鬼压床?」大姊的声音越说越轻,亦越来越颤抖。

  「……我?我,我……我什么都没做喔……」迟钝的脑筋渐渐回复功能,我亦眨着雾水眼的反问道「还是我做了什么?」

  听见我的说话后,大姊只是睁圆两眼,屏息静气的说「你真的完全没印象吗?你刚才在呢呢喃喃的梦呓,而且身体还抖得很凶呢……你把我吓醒了呢!」不知道是做给我看,还是大姊真的受惊,她倒是一边说一边抖动她的上半身。

  对於大姊的激动描述,我真的毫无头绪呢,因此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……说到底,人长这么大了,也没记得多少个做过的梦呢。

  「那……既然如此,好吧,只好当作没事发生好了。」大姊无可奈何,续道「继续睡吧。」话刚说罢,大姊迅速的回到下边间隔的床上睡了回去。而我,只剩下我这个没头没绪,从头到尾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人呆在这个被吵醒的时刻。
  才一点多吗?我什么时候睡下去的呢?

  嗯嗯,我做梦了吗?做了什么梦?好像一些印象都没呢。

  身体很烫喔,好像冒了一点汗,不知是否刚才被吵醒的原故呢?

  那里……好像也有点湿呢。

  不!

  不对!

  那里不是只有一点湿,而是……湿得一塌糊涂呢!整个内裤下沿都湿掉了呢!
  不知是哪个地方被激发起来了,只知道在万籁无声之际,零碎印象突然汹涌袭来,整个脑袋里都是那些如幻似真,胡天胡帝的荒唐画面——我用嘴巴为小傑做那个事情,让他把玩我的胸部,甚至被他拉着手臂按在床上的画面!

  那是梦吗?

  是我刚才做的梦吗?

  「呼——呜——呼——呜——」

  还好……只是做梦!

  呜哇哇!真的太羞耻了!我……我一个小女生竟然会做梦做到这个色色的事情,而且竟然还是跟自己的亲弟弟!你要我以后怎么面对小轩喔!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